薅羊毛电报群(www.tel8.vip)_难忘的「顾大使」

薅羊毛电报群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。薅羊毛电报群包括薅羊毛电报群、telegram群组‘zu’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。薅羊毛电报群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  笔者在轩尼诗道大公报旧大楼上〖shang〗班时,该大楼是【shi】湾仔天乐里一带最高建筑物。

  今年,《大公报「bao」》迎来了120岁「生日」,可喜可贺!

  我于1965年18岁时加入《大公报》,屈指算来,已是半个世纪以前《qian》的事了。我那时‘shi’是到湾仔轩尼诗道大公报旧大楼上班的。这座大楼在那时是湾仔天乐里《li》附近一带最高建筑物。我们 men[走‘zou’上天台,就可以看到维港上的渡轮。

  前些日子,我重返这座大楼3楼,参观「艺术香港」主办的一个展览。3楼正是《大公报》当时的编辑部,我们在这里不知熬过多“duo”少个夜晚。虽然现在面目全非,环【huan】境改变了,但是,我还可约略找到我们写字枱原来的位置,找回片片回忆。

  我那时是在要闻课。编辑部的架构较为简单,要 yao[闻是负责中国(guo)和国际新《xin》闻,港闻是本地“di”新闻,其次是财经、副刊、校对和资料〖liao〗室,就是这么多。

  记忆所及,大公报要闻课跟其他报(bao)纸最大不同之处,或者说,在香港只有《大公报《bao》》才有的,独一无二,就是除了日常的版面工作,每位同事要负责研究一个题目。那时的编辑主任兼要闻课主任赵泽‘ze’隆先生精通日文,顺理成章研究日「ri」本问题。所以,《大公报》有关日本问题的评论,很有见地,受到同行的推崇。

  每位同事研『yan』究一个题目 受『shou』到同行推崇

  至于 *** ,则是副编辑主任顾建平先生的专长。他除了日常的工作,还主编每周一期的《台湾内外》周刊。顾先生,大家昵《》称他「顾大使」,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前辈。我有什么不懂向他请教,他总是十分认真详细解答,有时还给我找来《康熙字典》翻阅,指出这个字、这个词的来龙去脉,让我受益不浅。这些教诲虽然事隔这么多年,我还是记忆犹新。

  顾先生是 *** 专家,所以经常登门请教他的人多的是。我记得,有一位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朋友来得最多最频‘pin’密,差不多三头两日就上来。很准时 shi[,我们九时上班,他九时半左右就到,一坐就是两、三个小时。大家都各自埋头干活,有时〖shi〗倒没有留意他。

  只是,如果碰巧赵泽隆主任例假,顾先生要顶替他的工作,就有点麻烦了。因为,谈得兴起,顾先生忘记旁边有一大堆大样压在那里。记得,有好几回,字房领班见大样还不来怕妨碍开机印刷,就跑上来看看,于是向我打个眼色。我只好走过去,有礼貌地打断他们的谈话,请顾先生先把副刊等版大样签发下去。

  顾先生1982年辞世后,就没有再见这位新《xin》华社朋友到我们编辑部来了。到2000年,新〖xin〗华社香港分社「分家」,中联办挂牌成立。我赫然发现在中联办领导名单中有这位新华社朋“peng”友。我想,如果我『wo』晚上做梦,见到顾先生,我会告诉他,那时经常找你的那(na)位新华社朋友,做了高〖gao〗官。

  对于 *** ,我当时年少无知,待日后走上台湾采访之路,才领会到‘dao’这是个大问题,牵动两岸中国人民的心,关系世“shi”界政治格局的变化。有120年历史的《大公报》,曾欢呼抗战胜利,迎来新中国成立「li」,见证香港回归祖国。我想,也必然会看到祖国统一,到那「na」时,我会告诉顾先生,他倾『qing』注心力的台湾「wan」问题,终于《yu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  焦惠标 《大公报》前助理总编辑兼港闻课主任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telegram英文搜索机器人(www.tel8.vip)
     发布于 2022-07-24 00:01:27  回复
  • 网银国际在《CODE2040》社群的通告中示意,开发团队在时代内收到了许多玩家的建媾和指教,这些都是他们连续提高的动力,但在仔细思量过玩家的反馈以及后续生长后,以为现在的阶段无法知足玩家的期待,给予游戏一个可以连续的未来,以是遗憾的宣布住手《CODE2040》未来的更新,接下来直到 11 月 10 日关闭伺服器前的 90 天,玩家仍然可以正常嬉戏。反正不差啦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